炎黄子孙在线 > 资讯 > 热点话题 > 网络直播背后是“无聊经济”?

网络直播背后是“无聊经济”?

2017年1月4日
文章来源: 

  这大概是当下中国某些城市人的日常:满口网络流行语,百无聊赖时看同样百无聊赖的网络直播,因“拖延症”在死线(deadline)上挣扎……时常“蓝瘦香菇”,也懂得自我疗愈;生活高度个体化,却群聚在网络世界里消磨无聊与快感。事实上,不论城市或是乡村,今天的劳动与生活日益嵌入媒介文化之中,人人皆为数字资本主义时代的劳动者与消费者。

  2016年12月27、28日两天,一群对于数字时代经验抱有问题意识、却又不甘受限于现行话语的青年学者在北京的寒冬里抱团取暖,关心数字化时代的劳动、技术与共同体,对日益个体化的生活展开了一次不只是礼节性的思考,而是嵌入整体政治经济结构中的批判。这场由北京大学举办的“数字资本主义时代的媒介与文化研究”博士生国际专题研讨会,聚集了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澳门、英国、美国、荷兰等地的博士生,试图超越传统的学科框架重审当下媒介技术在特定的社会语境、市场主体、文化族群下的建构与冲突,为我们深入剖析数字资本主义时代的日常经验。

  网络流行语能否想象中产阶级以外的世界?

  近年来,小鲜肉、国民老公、暖男、霸道总裁、直男癌等网络流行语广为流传。“宋仲基等老公都是一时的,只有王思聪才是永恒的。”在都市白领女性看来,小鲜肉的保质期有限,而“国民老公“王思聪却因其财富地位而免于颜值审判。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黄炎宁博士强调,应严肃看待这些流行语中隐藏的性别与阶级陷阱。

  小鲜肉是一种新的理想男性形象,全然不同社会主义时期无私奉献、甘愿牺牲的代表性男性气质。小鲜肉的颜值绝对重要:发际线没有退后、满满的胶原蛋白、嫩得掐出水。城市白领女性对于年轻柔美男性的推崇,无疑是一种男色消费。那些作为“小鲜肉”代表的男星,比如国内的李易峰、鹿晗以及国外的EXO、BigBang等,无不具有巨大的市场号召力。

  小鲜肉市场的造就,与女性消费者的崛起有关。Lisa Rofel在《欲望中国:新自由主义、性欲公共文化的实验》(Desiring China: Experiments in Neoliberalism, Sexuality, and Public Culture)一书中指出,改革开放以来以来,中国个体的主体性建构是以欲望为中心,消费主义成为一种新的主流意识形态。天性的释放造成了性别的商业化,女性的赋权回归到家庭等私领域之中,消费主义展开了对于女权主义的骑劫。

  吊诡的是,“消费主义女权”谴责“直男癌”,同时又宣称:“付钱的时候可以大男子主义一点”。尤其是那些自居“女权”的网红言论,在其逻辑之中,男性对女性的尊重应该体现在所有方面——除了付钱。比如,拥有273万微博粉丝的ayawawa(杨冰阳)称,女性要把直男当做动物看待,利用他的钱为自己找到自由。

  当男女关系进入商品逻辑,白领女性谈及“暖男”时,态度便显得微妙而暧昧。暖男常被视为“中央空调”——只有暖,但欠缺男性魅力,因此时常沦为备胎。这种男性魅力究竟是什么?一些营销广告的表述逻如是透露:只有为女生买单(消费)才是只对一个人暖、同时又暖得够男人味的表现。“暖男”的尴尬,实际上投射了都市白领在社会结构下的物质困境。“霸道总裁”的人设横空出世,以其英俊多金的标配解决了消费主义女权的内部张力。

  值得关注的一点是,网络流行语看似风靡全国,实际上具有强烈的中产属性。黄炎宁指出,他所采访的新工人群体(由农村来到城市的打工群体)并不熟悉这些城市白领的时髦词汇,或是与主流论述抱有相当不同的理解。比如,受访的年轻打工女性对于“国民老公”王思聪几乎一无所知,打工男性则将其视为奋斗楷模;打工青年对于“暖男”的理解,则无涉商品关系,表现为对于家务劳动担当与性别关系的不同理解。北京大学的吴靖老师由此提出警惕网络流行语的阶层区隔,比如社会对于“凤凰男”的歧视,是挪用了阶级优越感完成女性对于男权的批判。生活在网络流行语之中的人,很难想象都市中产的话语并非整个世界。

  看萌妹吃播被治愈?群体性孤独在创造“无聊经济”

  流行语风靡的背后暗藏阶级的群体性焦虑,近年网络直播的火爆,也是一种现象级的群体情绪表达。2016年是网络直播的元年,吃饭、做饭、睡觉、唱歌、打游戏,你所度过的百无聊赖的日常皆可直播,总有人守在屏幕的另一端。大叔吃海鲜有万人追逐围观,无名女主播的睡觉直播也能斩获千上万粉丝。什么样的人在看吃播?为何乐于观看他人无聊的、没有任何情节的私生活?北京大学的祁玥博士以“吃货木下”为例,解析“吃播”背后的网络文化症候。

  日本吃播博主木下佑哗近年在中国涨粉无数。这位典型的日本萌妹身体纤瘦,但胃口惊人,一次可吃下四公斤披萨,一百个甜甜圈,具有令人羡艳的“吃货体质”。观看木下大快朵颐,令许多网友感叹“我被治愈了,我好幸福啊”。祁玥指出,食欲作为人的基本的欲望,是获得和占有对象的符号。在观看真实身体吃东西的动态呈现时,观众能从不同的心理角度获得快感。

  在祁玥看来,吃播的盛行很大意义上来自观看者的“群体性孤独”。这边厢,城市化将社会群体从各地聚集而来,又将其置入封闭的高楼社区,形成在地理空间上的阶层区隔。那边厢,互联网的媒介空间,亦具有使人疏远的天然属性。比如朋友圈、微博的点赞式交流或是广播式交流,难以创造人与人基于交流的连结。然而,直播打破了公共和私有空间的界限,向公众展示私的面向,并在定向对话的基础上建构了某种一对一的关系,这种创作式交流能带来较大的幸福感。

  吃播博主“圈地自萌”,在温馨的私人居室里玩弄可爱。饮食动作与场景的不断重复,使观者体验到某种简单性、确定性与被制造的真实感。这种“小而美”的美学是一种去中心的叙事,即去语言逻辑理性、去专业化,去情节绑架和意义指向。群体性孤独使得直播“无聊”成为一种生产力,“无聊经济”创造了巨大的商业价值。据统计,当下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达到2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间大约有三、四个直播间同时在线,用户数可达二、三百万人次。

  “无聊经济”的火爆,反映了Web2.0时代人的生存状态。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张慧瑜老师评述,直播连同网红现象是后工业时代的生产状态,涉及身体的商品化、资本、非物质劳动的复杂交合。直播的主流观众,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新穷人”,不论是作为打工者的新工人,还是那些受过高等教育、外表光鲜的白领阶层——他们都是齐格蒙特·鲍曼(Zygmunt Bauman)意义上消费社会的新穷人,也是贫穷的消费主义者。观看直播可以廉价地消耗大量时间,当每一个劳动者处在紧张压力的状态时,视觉上也需要一些无意义的内容缓解紧张感。在这个意义上,直播是新自由主义时代的休闲状态,并服务于新自由主义体制。

  “拖延症”如何成了我们的时代绝症?

  看直播消磨时间,同样可能成为一种延迟工作的方式。这些年来,“拖延症”已成为一种流行的文化现象与群体性焦虑。香港中文大学的章玉萍博士笑称作为资深拖延人士,不得不愤愤拿出理论工具,走上解剖自我及其“病友”拖延日常的道路。在她看来,“拖延症”是个体与新自由主义工作伦理的协商后果。

  豆瓣有个“我们都有拖延症”小组,将近14万成员在这里抱团“战拖”。许多人虽不拟声,却每天捶胸顿足、自我谴责,偷偷在网上搜罗各类“治疗”方案。《万恶的拖延症》、《终结拖延症》、《我们都有拖延症》、《7天治愈拖延症》、《戒了吧,拖延症》、《再见,拖延症》……无数“战拖”畅销书都将拖延症视为令人如临深渊的时代绝症,以及必须终止和告别的生活恶习。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莫要拖延的训诫古已有之,为何如今“拖延”被确认为一种“病”?章玉萍认为,有别于已被医疗机制吸纳的“抑郁症”,“拖延症”的概念并不具备医学效力,而是在网络“战拖”社群中被发明出来,并传播到更广泛的语境当中。因此有必要考察这一词语产生的社会结构性条件及其意义建构方案。基于一系列滚雪球式的访谈,章玉萍指出拖延症是一种身份认同以及不断建构的话语——不论是将其判定为负面的自我谴责,或是自诩为完美主义的性格特质。

  拖延之所以成为“症”,首先与拖延行为所带来的负面主观感受和心理状态有关,亦即,“我”认为拖延症有害。在Steel教授的经典定义中,拖延症是“自我管理的失败”。现有研究亦普遍认为,应当从科学角度分析拖延症的心理机制,以求控制和减少拖延行为,保证高度有效的自我运作,投入新的社会生产。

  “拖延症都战胜不了你还做什么?”章玉萍认为,针对此类心理暗示,“战拖”技巧某种意义上扮演了马克斯·韦伯(Max Weber)所谓新教伦理的角色,它要求打造一个高度努力的自我,经由良心的态度和努力的工作来证明自己的恩宠状态。“战拖”是“进取自我”和“欲望自我”之间的反复斗争,与新自由主义的工作伦理呈现出某种契合。1980年代以来,西方社会经历着福利社会的解体,劳动分工日益缺乏制度性保障,个人必须为自己负责,并生产出一系列符合新自由主义逻辑的意识形态叙事。在全球化语境下,新自由主义的制度性转轨成为世界性的。加之,如闫云翔所言,中国在经济改革以来日益面临社会的个体化,个人从家庭等社会关系中独立出来成为权利和义务的主体。这些改变都要求个体引入自我激励和自我管理机制,最大化自己的竞争力和选择。战胜拖延症,在这个意义上含有回归新自由主义工作伦理的自我规训意愿。

  如今,越来越多的知识劳工群体正受到“拖延症”的困扰。章玉萍指出,这与福特制生产模式转向更为弹性、灵活的“后福特”制有关。在工业时代,高度模式化、朝九晚五的工作少有拖延现象,但信息时代的工作性质和环境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创造性工作要求个体具有高度的灵活性,工作的时间弹性也很大;而那些工程性项目耗时漫长,通常需要对时间进行精确量化,并由个人独立完成——工作的专业性使之难以向他人寻求帮助。在笔者看来,拖延症或许也可理解为知识劳工的一种群体性孤独,被异化的主体难以激活劳动的主动性与行动力,“抗拖”群体或许可理解为社会转型之下的共同体寻求。

  当“从前慢”成为缅怀旧日美好的主流话语时,拖延症作为劳动伦理的协商过程,能否构成对新自由主义的反抗机制,并创造新的实践逻辑?答案依然存疑。拖延症与其说是在主动创造反抗话语,不如说是接受了社会转型的冲击之后的自然回应。中国传媒大学的张志华老师强调,在考虑拖延症的反抗属性时,应当意识到现有的拖延症话语本身是由中产阶级趣味所建构——这群自称患拖延症的人大多来自一二线城市、从事脑力劳动、文字工作。相反,富士康劳工没有拖延的机会,连上厕所都有记时限制。不过,如章玉萍所言,在当下的“后福特”转型之中,各式自由职业与自由劳工越来越多,不论脑力或是体力劳动,都可能面临自己的拖延与焦虑。拖延症仅仅是现有劳动处境之下自我控制的失败,还是寻求更多自我主导性的策略?这一点值得进一步深思。

  “新媒体并没有创造出新的东西”,中国传媒大学的龚伟亮老师如是援引吕新雨老师的说法。当新自由主义逻辑介入每个人的日常,个体的孤独及其媒介表征已成为社会问题本身的个人化表达。我们既集承受着空前的剥夺,又享受着空前的满足。如何穿透意识形态的迷雾,超越孤立个体的想象,透过与普遍群体的结合来寻求共同体,成为数字资本主义时代无法回避的关键问题。


编辑:jiaoyang
1 

今日关注

“中国大连足球小镇”建设项目落户旅顺

2 8
“中国大连足球小镇”建设项目将落户旅顺,并将于今年下半年在旅顺口区三涧堡街道小黑石村和石付村开工建设。 [ 阅读全文 ]
8 

旅顺2018年重点推进项目总投资661亿元

2 8
2018年旅顺口区重点推进总投资5000万元以上项目54个,总投资661.3亿元,年度计划投资68.7亿元,占固定资产投资任务的83.1%。 [ 阅读全文 ]
8 

王健林首度解读卖资产:没有只买的生意

2 1
2017年7月,万达和融创、富力签署了文旅项目、酒店资产转让协议,通过此次转让,万达减债440亿元,回收现金670亿元。 [ 阅读全文 ]
1 

本溪湖工业遗产群一号高炉保护项目启动,谭成旭出席仪式

2 1
11月1日上午,国家重点文物保护遗址——本溪湖工业遗产群本钢一铁厂旧址1号高炉保护项目启动。 [ 阅读全文 ]
1 

李光禄:老鳖湾的水

2 4
日本人在源头上方拦河筑坝,修建了一个大水池,称之春日池,又名绿山池,大连人习惯称呼叫“老鳖湾”。 [ 阅读全文 ]
4 

中国13个城市跻身万亿GDP俱乐部

2 1
在万亿GDP俱乐部中,若以经济总量进行排名,4个一线城市处在第一梯队,天津、重庆、苏州大致位于第二梯队,经济总量分别排在第5-7位,天津、重庆GDP均超过1.7万亿,苏州超过1.54万亿。成都、武汉、杭州、南京、青岛5座城市排在8-12位,处在第三梯队的位置,GDP总量相差不大,均在1万亿-1.21万亿之间。 [ 阅读全文 ]
1 

100年前光绪帝在北大的讲话

1 4
1898年戊戌变法,经光绪皇帝下诏,京师大学堂在孙家鼐的主持下在北京创立,最初校址在北京市景山东街(原马神庙)和沙滩(故宫东北)红楼(现北京五四大街29号)等处。 [ 阅读全文 ]
4 

《红楼梦》中有大量满语吗?

1 3
刘厚生在《红楼梦中的满语》收集了一些《红楼梦》中的所谓满语词汇,以此为证据证明《红楼梦》的作者是满族作品,但这些词汇真的是满语吗? [ 阅读全文 ]
3 

沈阳老房子:奉天肇新窑业公司旧址

1 3
奉天肇新窑业公司旧址,位于沈河区惠工街92号,现为沈阳台商会馆用房。由沈阳市文物局立为:沈阳市不可移动文物。 [ 阅读全文 ]
3 

邓刚:当代文学的大连坐标

1 3
邓刚凭借在文学创作上所取得的优异成绩,先后荣获1983、1984年度大连市劳动模范、1984年度辽宁省劳动模范;并于1990年荣获首届大连市 “金苹果” 终身文学艺术成就奖。 [ 阅读全文 ]
3 

“云南”和“小云南”:青岛红岛韩家社区居民多番考证,厘清祖先北迁脉络

1 3
《红岛街道志》有关大事记的记载中,明朝相关的内容也提到红岛当地居民的迁徙来源与云南有关。 [ 阅读全文 ]
3 

“綦姓”由来

1 7
 綦姓,读qí,是一个多民族、多源流的古老姓氏群体。 [ 阅读全文 ]
7 

中共中央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作修改

1 4
根据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形势新实践,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提出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 [ 阅读全文 ]
4 

孙群萃画大连:世上已无十五中

1 9
十五中就是美术学校的代名词,大连人少有不知道的。 [ 阅读全文 ]
9 

李光禄闲话老大连:马车拉出来的大连街

1 8
在大连发展中,马车曾起过重大作用,因为港口、车站里的货物需要进出,工厂生产原材料以及城市建设和物资流动等都需要车辆。 [ 阅读全文 ]
8 

杀姓源自朝鲜半岛

1 1
杀奚之官虽然不再,但其后裔子孙中有以先祖官职称谓为姓氏者,称杀奚氏,世代相传。 [ 阅读全文 ]
1 

大连旧影:100多年前,周家炉有比“八公”更忠实的义犬“小黑”

1 2
早在100年前,大连也有一条像八公一样忠实的狗。 [ 阅读全文 ]
2 

最新全球艺术市场Top50,中国有11人上榜

1 1
通过统计2016年7月至2017年6月的全球当代艺术市场拍卖数据,排出2017年全球当代艺术家Top50。 [ 阅读全文 ]
1 

苏州:秋天最不能错过的美食

1 4
说到苏州的秋味,人们首先想到的必定是大闸蟹;秋天的阳澄湖大闸蟹、太湖蟹都是非常棒的美食;当然,苏州的秋味还有很多,除了吃蟹,还可以尝尝这些秋味! [ 阅读全文 ]
4 

么姓读音同“腰”

1 1
“么”未被列入宋版《百家姓》,山东地区么姓的最早的祖先是么从善。 [ 阅读全文 ]
1 

《管氏总族谱》访亲寻谱中国行山东站小结

1 2
山东管氏的分布,由东往西,大致分为三大源流:源自云贵,为驻防沿海“卫、所”的管氏军户;源自海州,元代由海州北迁高密的管氏;源自北方金、元占领区的管氏,金代开始进入鲁西南、豫东北黄河故道开荒繁衍。 [ 阅读全文 ]
2 

粟裕大将曾巡查旅顺南子弹库180毫米岸炮

1 4
旅顺南子弹库所陈列的4门180毫米岸炮原是苏联海军巡洋舰的舰载火炮,二战时投入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为扭转战争的局势起到了重要作用。 [ 阅读全文 ]
4 

康熙画作《松风图》惊现金州博物馆

1 3
2012年3月,在金州博物馆惊现一幅举世罕见的康熙画作《松风图》。目前经过专家鉴定,确为康熙真迹,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和学术研究价值。  [ 阅读全文 ]
3 

舌尖上的大连:知了源自“截柳”

1 4
“知了”本是“截柳”的转音。 [ 阅读全文 ]
4 

国宝《永乐大典》存世不到原书4%

1 1
《永乐大典》原书共22937卷,目前存世的仅800余卷,400余册,仅是原书的不到4%。 [ 阅读全文 ]
1 

《丑陋的父亲》:令人想起朱自清的《背影》

1 2
今天是从美利坚舶来的“父亲节”,一个并不被我承认的节日。我听着循环播放的《父亲》,默念着远方那一个年逾古稀满头白发已不复让我仰望的名字,回想三十多年来的许多如烟往事,不禁就热泪盈眶。我竟然还会为这个脾气古怪毛病多多的糟老头儿幸福和骄傲着,并誓要带给他更大的幸福和骄傲——我要做他今生可以倚靠的一座大山,他心目中一个可以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 阅读全文 ]
2 

苏东坡也说“逮”,逮饭的“逮”怎么写?

1 1
 啖,古语,本义是吃,指咬着吃硬的或囫囵吞整的食物,音dàn。在胶辽地区则转音dǎi,白字写“逮”或“歹”。 [ 阅读全文 ]
1 

王羲之教子习书法

1 3
王羲之与王献之父子二人被后世并誉为“二王”。 [ 阅读全文 ]
3 

真正的狂草:怀素草书法帖《秋兴八首》

1 2
怀素是书法史上领一代风骚的草书家,他的草书称为“狂草”。 [ 阅读全文 ]
2 

全国郑氏字辈大全

1 4
此全国郑氏字辈大全(2012年版)是由郑瑞琪收集整理并刊录于河南新密《岳村郑氏大宗谱》 [ 阅读全文 ]
4 

服务信息

2018-05-11
浏览:13 评论:0 收藏:0
2017-06-21
浏览:29 评论:0 收藏:0
2017-04-28
浏览:30 评论:0 收藏:0
2017-04-26
浏览:11 评论:0 收藏:0
2017-04-20
浏览:10 评论:0 收藏:0
2017-04-13
浏览:6 评论:0 收藏:0
< img src='http://www.yhzszx.com/yh/img/shareLogo.jpg' />